非凡娱乐登录地址-圆梦!他从爬着上学到站着支教

一间破旧村舍改成的教室,

17个学生,1个支教老师。

10年前,

这是一个男孩梦开始的地方,

10年后,

男孩在这里圆梦。

2020年的夏天,26岁的“超龄”大学生熊洞,从德阳回到位于四川凉山的家乡,在当年就读的村小里,当起支教老师。站在熟悉又陌生的教室里,熊洞百感交集。

2010年,还是小学生的他,由于烧伤导致右腿残疾,每天只能爬行上下学。因为被前来支教的老师发现,通过网上筹资赴广东治疗,他不仅重新站了起来,还找到了人生新的意义。通过努力,考上了大学的他,利用暑假时间,回到家乡,希望能给家乡的孩子们讲一讲他和大山外面的故事。

噩梦

2岁时遭意外烧伤右大腿

残疾男孩“爬行”求学

很多人见到熊洞的第一面,都是他手脚并用,艰难爬行着行走,花费数小时,也要前往村小上学的模样。

24年前的冬天,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白碉苗族自治乡烂房子村,熊洞一家遭遇了一场让他们至今难忘的意外。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计,熊洞的父母总是早出晚归、外出干活,只留下2岁多的熊洞独自在家。一天睡觉时,熊洞不慎踢倒了放在桌上的火盆,大火瞬间点燃了被子,而他只能在火焰中哇哇大哭。等到父母回家时,熊洞的右腿已经被烧成肉团。

熊洞一家居住的烂房子村海拔两三千米,四周大山环绕,交通十分不便,村里也没有医院。遇到这样的情况,熊洞的父母急在眼里、疼在心里,只能用土法敷药,草草包扎处理。由于没能及时得到有效的治疗,到了7、8岁时,熊洞的大腿小腿基本长在了一起。祸不单行,10岁那年冬天,熊洞的爸爸又在干活时遭山体崩塌遇难。

此后10多年里,熊洞只能靠爬着行走。一小段路,别人几分钟,他得花上近一个小时,手掌经常被沙石磨破出血,扎剌沾粪,苦不堪言。直到16岁,熊洞才克服重重阻碍,艰难“爬”进校门。也正是因为进入了学堂,这个“爬行”少年才迎来了命运的转机。

美梦

16岁“爬”进校园

佛山支教老师助其赴广东治疗

在学校里,熊洞遇到了前去支教的广东义工组织——佛山好友营。见到熊洞,听闻了他的遭遇,支教老师决定帮他“站”起来。

他们通过努力,募集到了4万多元,但是与预计的10万元治疗费还有很大的缺口。不仅如此,因为熊洞腿伤时间久,血管神经等组织挛缩变形严重,治疗对显微外科游离皮瓣移植技术的要求相当高,不少医院都存在顾虑。经过多方打听,终于有一家佛山的医院愿意为其治疗。

随后,支教老师和爱心人士,带着熊洞辗转踏上了寻医之路。在顺德某医院,得知了熊洞的情况后,医护人员专门为他准备了一间病房,还为他捐款8000多元。医院的专家团队为熊洞实施了长达12个小时的手术。“手术难度之大,是我从业20多年来从未遇到的。”时任医院业务院长的张敬良回忆道。

术后三个月,经过康复训练、牵引,熊洞的腿伸直了、有力了,终于如愿重新站了起来。

2010年3月初,熊洞出院回到家乡。借助着拐棍,他翻过一座山,花了两个小时,“走”着去看望了九旬的外婆。而后,经过苦练康复,熊洞完全可以弃拐站立行走了。不仅可以走着去上学,他还能帮助家里干活,“快跑,疾行,干活负重,挑一百几十斤都没问题。”

追梦

6年学完9年课程

25岁 “超龄”考入理想大学

“站”起来后的熊洞,回到了校园里,用6年时间“啃”完了9年的课程。2016年,他考取了攀枝花市建工程学校。

学习、运动、交朋友,熊洞用乐观和努力,不断地追赶着同龄人的脚步。他先后获得了校园十大“自强之星”、“球赛风尚运动员”、四川省最美“中职生”等荣誉。不仅如此,他也一直没有断了和帮助自己站起来的好心人的联系,通过书信、短信等形式,他把自己生活、学习的最新情况告诉医院的医生们。

还有一名医生,连续5年每年资助熊洞3000元学杂费,直到他读完中专。在医院、爱心企业、人士的帮助下,熊洞在2016年返回顺德,在当地一家企业做实习工,帮助家人减轻经济负担。

争气的熊洞,在2019年考上了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。大学的生活,紧张而充实。一年的时间,熊洞在完成学业的同时,还当起了志愿者,有空常去养老院与公共场所做义工,帮老人缓解疲劳,捏捏腿按按肩、打扫卫生,宣传垃圾分类。

回馈社会的想法,也开始在他的心里萌芽。“那时候刚做完手术我就想,要是以后能走了,我就要成为一名老师或者医生,这是我报答给过我帮助的人最好的方式。”

圆梦

利用大一暑假时间

重回村小当“兼职”支教老师

2020年7月14日,放暑假回到老家的熊洞,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:我要把村里的孩子们召集起来,给他们上课,跟他们分享外面世界的精彩。

他马上为此忙碌了起来,找到想学习上课的孩子、跟家长开会、打扫整理闲置并落满灰尘的教室。7月18日,熊洞的村小“暑期课堂”正式开课了。来上课的学生从2年级到6年级不等,每天7小时的课程。为了备课,熊洞常常忙到凌晨两三点,他既抓共性,也有所侧重。深受感动的大学同学,也主动要求加入支教的志愿行列。

“如果去打暑假工,的确可挣些钱,但自己更想做这些有意义的事。”有人问起熊洞为什么要组织支教,他总是这样回答。在课余,孩子们很爱向熊洞打听大山外的风景、人和事,他们那些好奇的眼睛,让熊洞也受到了鼓舞,他说他愿意做孩子们眺望山外的“眼睛”,也时常勉励孩子们,刻苦学习,让知识帮助他们走向更远的地方。

还是这个村小,还是这个教室。从家到校的这段700多米的路,10年前爬行的熊洞,要走上半个多小时。10年后,只需要7、8分钟。那个曾不得不囿于方寸之间的少年,如今正带着满满的爱,从狭小的过去走向宽阔的未来。

责编:秦雅楠